Sunday, 17 Oct 2021
赤道论坛
Laman Web Khusus Pendidikan Bahasa Cina Malaysia
马 来 西 亚 华 教 专 页
Malaysia Chinese Education Special Page
赤道论坛
马来西亚华教专页

文章管理

其他 (16)
华教动态 (11391)

博客归档

网页浏览总次数

华教视窗 - 【华教视窗】 ~ 1288

12/10/2021 05:46
写于日新103校庆-黄花树下,你和我

2021/10/11  光华日报/言论

~文:王孙文


人们总是惦念求学时代的生涯,求学时所建立的友谊,与出来社会结识的朋友,有着天渊之别的不一样。当我们还在课堂吵架,怄气对方时,压根儿没想到这每天看不顺眼的家伙,竟然成为了这一生中的好朋友。


好朋友不需要经常见面,即使每年见一次,不用山珍海味,只要坐在街边老店铺。没有冷气,没有装潢的地方,喝杯水,吃点古早味,就仿佛见了临床心理医生,对吗?只要见一见这位求学时,曾打架、吵架、勾手指断绝关系的老同学,就觉得自己那些日子很好笑,很可爱,还很幼稚。


笔者有一大堆“旧情人”,一大帮死党,一大批华乐人。因为,在求学时代,我可是人见人憎的纠察团总团长。总是在门口等待迟到的同学,或在巡视课室时抄下他们的名字和学号。回想自己初中时代,总在梦里发笑。做人何须如此固执,如此做作,好像是打小报告的卧底,哈哈!


待笔者混完下午班三年后,再要去上午班的那个假期,遇到了小学死党,人称八个老婆,被他拉去四楼华乐室见总务陈建兴。还记得,当室内的同学看到我欲申请加入时,她们跟总务说,这位“小红带”人品不佳,爱得罪人,理事会最好研究一下。然而,当时的敲击组严缺团员,理事会只好接纳我,郑均宝、黄德财、陈铭锋、邱端裕吧?我们几个一成为团员,就在那个假期参与音乐生活营。


说起来好笑,原本我是加入敲击组,可被吹笛子的黄均达拉去吹笛子。黄德财和邱端裕则拉二胡去,陈铭锋吹笙了,只留下郑均宝一个人在敲击。我们几个半途出家,可说是团龄少了三年的华乐人。也即是少了三年训练,学习乐器的学员,所以懂得自己的演奏技巧,水准差强人意。所以,在团务工作上倒是全力以赴,让自己称谓做工的乐团人。


也许,在演奏和团务不成对比,就当不上团长,选输给了对手陈碧亮。可几个月后的音乐晚会筹委会遴选中,却被团员推选为音乐会主席。由五音不全的乐手领导筹备音乐晚会工作。


回想起三十余年前的筹备过程,才发觉校方给以华乐团很大的自主权,学习空间,还有对外筹款的考验。


八十年代的华乐人在筹募活动基金时,大家都得穿着校服去威省各地,挨家挨户,走遍大街小巷,看到门外有拜天宫,有十字架,就在门口喊,有人在家吗?我们来自大山脚日新中学华乐团,将在明年四月举办两场音乐晚会,希望你能支持,谢谢!就这样走了几年,与鹦鹉过招,与没人打交道,还与热情的人闲聊半刻钟。


尤记得,与慧芳去北海募捐时,去到某所住家,女主人应声而来,就说写言西早某某十块钱。可我就不懂什么是言西早,还问她有人姓言西早吗?就是因为写不出言西早这个姓氏,她只愿意给一块钱,说日新学生真的这么差吗?这句话就如此洛印心理深处,出门在外找人办事要醒目。一旦差了一个字,你什么就办不成了!


话说乐团成员,或者大家长时间在一起练习,几乎每个星期日都会在四楼华乐室合奏。大家也会在上课前到华乐室练习,或者下课后到乐室排练。华乐人可说天天都见到面,拜六也都会回到四楼乐室小组练习。久而久之,彼此之间的感情都比家人还要熟练,比兄弟姐妹还谈得来。


在我们筹备音乐晚会的过程中,我们还得去到光大寻找财政处申请票务收入免税,政治部核准乐曲,市政局申请演出准证,去消防局要求派员到演出场地驻守,教育局申请出外准证等。在这筹备工作,我们得骑摩托车到槟岛去,还得练习讲英语。毕竟岛屿上的政府部门都爱说英语,我们这群华校生可面对了鸡和鸭讲的尴尬。


最后,到了演出那晚,大家都兴奋不已,毕竟筹备近一年的演奏晚会,星期五先在怀德堂表演,星期日再去槟州大会堂演出。


在大山脚演奏结束后,大伙都是到文园大酒家吃宵夜。每次都只是一盘炒面,一盘炒饭,一盘炒鸳鸯,至于茶水就要求老板免费提供。每座都控制在20块左右,因为经费有限,剩余经费都留去购买乐器、乐架、保养乐器、买弦、松香、弓等。


其实,在日新那段日子,虽然在乐团的日子不长,可占满了回忆录的一大半。其他团体,方而只是点点滴滴,例如一两年的柔道学会、红新月会,三四年的电子协会,商科协会,至于幼狮会嘛!倒被推荐为峇打丁宜青年迷你运动会之联合主席。


应该是高二,还是高三那年被慧芳拉去当图书馆管理员,尔后基于同学认为我每年都在整理音乐晚会特刊,经验丰富,被拉去当毕业刊特刊主任。


高中三的政府考试,基于国文科不及格,又回到了日新。而我可是一生日新人,从日新幼稚园2年,日新A校6年,日新中学6年,留级1年,总共15年在日新名下。而我总是最后一二三,总平均不超过60%。


毕业后,先到吉隆坡三个月,就北上哆喈做工,一呆就三十多年。在多皆大学留级,至今尚未能毕业,相信余生留堂于道解埠了!巧逢校庆103周年纪念,就写写老掉牙故事情节,让自己知道我老了,让自己了解一下,半百人生就这样没了!


作为当代日新人,作为8186一份子,我们会跟随日新步伐,一起为母校做点事情,一起为黄花情怀织梦~黄花树下的你和我,钟楼下的他,还有国中校长杨旺成,独中校长已故叶青山,周会骂人的训导主任宋子章老师,当然还有我5comB级任老师陈忠明等。


希望疫情过后,我们能再次相聚,我们依旧可以在山脚下庆祝~毕业35周年纪念晚宴!日新,日新,又日新…。


 

独中拨款,本来就不是理所当然?


2021/10/11  星洲日报/言路

~作者:王丽琴


或许我们都应该认清一个事实,独中教育不应该再受到政党的牵制,也不应再作为政党的鱼饵。

教育部高级部长莫哈末拉兹日前解释:“教育部不曾发放任何拨款给华文独中,因为独中不属于政府学校”,这番说法引起了教育界的热烈讨论。


这番言论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因为前教育部长马智礼也说过同样的一句话。当时,他指出该笔拨款是由财政部直接发放,不是教育部,任何关于独中拨款的疑问,请直接询问财政部。


两任教长说得非常清楚,且也直接厘清了独中和政府学校的分别。他们一再强调,独中不属于教育部管辖下的学校。


如果谈及最近独中拨款所引起的风波,就得追溯回行动党和马华在上周为了独中拨款而掀起的口水战。


当时,我联系了数名独中董事长了解情况,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宣称自己只是办教育,从来没有想过要卷入政治浑水。


其中一名来自霹雳独中的董事长对我说:“记者小姐,我和行动党倪可敏是朋友,他在霹雳州积极推动独中教育;但同时我也受邀出席由马华副教长马汉顺所主办的饭局,我们在饭局上被告知独中已获拨款,只不过钱还没拿到,暂无需对外宣扬。”这位董事长说得有些无奈,他坦言,自己不是什么政治人物,也没有政党倾向,只要独中获得拨款就足矣。


原本期望低调处理独中拨款的马华,在这个“好消息”曝光之后,逼于无奈地对外公布。马汉顺甚至坦白说出真心话:“马华在考量到有特定群体对独中教育存有误解,因此选择低调处理,避免有人操弄种族情绪。”


果不其然,在独中拨款消息传出之后,引起了伊党国会议员的不满,并质问教育部为何拨款给独中,而不是私立宗教学校。


各方在为独中或私立宗教学校拨款争得面红耳赤时,似乎都忘记了这些款项都是来自财政部,包括人民宗教学校和私立宗教学校于2019年首次获得2500万令吉的拨款,其实都是由财政部所发放。


希盟在2019年财政预算案中,破天荒首度列入1200万令吉的独中特别拨款,接着在翌年的财案中加码至1500万令吉。两次独中拨款都是由时任财长林冠英宣布。


后来,国盟在2021年财案中,宣布拨款8亿令吉给多源流学校,但当时并没有特别注明独中拨款是否也涵盖在内,因而引发“独中拨款为零”的争议。不过,马华总会长魏家祥以“独中拨款未必是零”,似乎意有所指的暗示,他们会尝试去争取。


时光飞逝,在2021年渐入尾声之际,捎来独中拨款的喜讯。然而,关于政府拨款给独中,或是独中文凭受承认的课题,再次引发了争议。兜兜转转,一切彷佛又回到了原点。


行动党副秘书长倪可敏说,教长指独中非政府学校,因此教育部不曾拨款予独中,乃是过时和落伍之举。倘若首相依斯迈要落实“大马一家”,就必须以行动废除这种做法。


此外,希盟也要求政府将独中拨款纳入将于10月29日提呈的2022年财政预算案中。如果政府做不到,必然再度引发政党之间的口水战,变成政治课题。


希盟在执政的22个月内,来不及实践承认统考文凭的承诺,而由依斯迈领导的政府,选择静悄悄地发放独中拨款,言谈间深怕见光死。


年复一年,从当年的只剩一哩路、执政后立刻承认统考文凭、设立统考特别委员会、破天荒首次拨款给独中、独中拨款归零、未制度化拨款给独中等等说法,当中涉及太多政治考量和利益,归根究底,祸首还是政治人物。


真正的办学者则犹如高空走钢索,一不小心就陷入进退两难的窘境。


尽管董教总一再宣称独中是属于国家教育体系的一环,然而直到今日,政府都没有明文规定会制度化拨款给独中。因此,无论是希盟或是依斯迈政府,给予独中的都是一笔“特别拨款”。


这么多年过去,或许我们都应该认清一个事实,独中教育不应该再受到政党的牵制,也不应再作为政党的鱼饵。如果要求政府将独中纳入国家教育体系,以目前来看,这不免近于天方夜谭。


 

廉律中学的下一个54


2021/10/10  星洲日报/言路

~作者:林镁晶副校长


办教育并非一朝一夕所能竟功,廉中秉持校训“廉正诚律”行走至今,背负着责无旁贷的教学重任,完全不容停下脚步,因为一双双渴望知识的眼睛正仰望着我们,因为他们充满未知的前途正等待着我们去引航。


作为美里一所独中,深知需面对国民型中学、宗教中学、国际学校的竞争,为此,廉中需要有自己的特色,才能吸引学生就读。于是,在2007年确立“宣扬华教,迈向国际”的方针,推出合21世纪需求的教育课程。


廉中有志栽培文武双全的全方位学生,德、智、体、群、美、劳六育并重。尤其在“体”这方面下了很大的功夫,并深信学校的体育代表队具增强学校凝聚力和战斗力的作用,更能让学生明白遵守规则的重要性,也能透过“劳”进而达致团队“群”“美”“德”“智”的荣誉。


廉中的吉祥物是“熊”,校园于2015年竖立拍打篮球的熊雕像,以纪念2008年全国独中篮球赛男子队登上冠军宝座。廉中健儿每当出征东西马各项赛事,都成为全国学校瞩目的焦点,每传来一份喜讯,董教生都十分雀跃,分享着这份殊荣。


在学业方面,廉中秉承着有教无类的思想,在教学上一视同仁,排除肤色,无论贫富,以成人成才为最终目标,培养众多杰出毕业生,奔向各国完成大学梦。廉中重视学生数理知识的掌握,每年举办“科学日”让学生展现所学。


廉中课程上的弹性,吸引许多非华裔家长把子女送到廉中就读。为了让非华裔生融入华文独中的环境,实践“宣扬华教”的初衷,廉中特别为非华裔生开办初华班。华文组编写《初级华文》为授课教材,教导学生生活实用的对话和生字,而且取得极佳的效果。


在廉中,各族相处融洽,同学是彼此的“语言老师”,有校友曾经这么形容廉中的多语环境:


“廉中是学习多语和接触多种文化的天堂”。廉中拥有多元文化的学习环境,学生不论来自什么背景,最先学习到的是尊重和宽容,之后是相处,再来是互助和心理上的成长。


除了营造激励、融洽的校园环境,廉中希望拓宽学生眼界,训练学生认真思考、自主探究的精神。2020年起,廉中实行每日晨读15分钟,并将剑桥国际视野科纳入正课。实施一年来,学生在教师带领下学会搜寻、汇集资料,以及怎么分辨网络信息。从学生呈现的报告中,可看出他们努力从海量信息中筛选出具有价值的内容。


办教育并非一朝一夕所能竟功,廉中秉持校训“廉正诚律”行走至今,背负着责无旁贷的教学重任,完全不容停下脚步,因为一双双渴望知识的眼睛正仰望着我们,因为他们充满未知的前途正等待着我们去引航。


2021年,廉中54岁,我们也有一个愿景:“在教育路上永不停歇,把辉煌的廉中交给下一个54年。


 

让师者变成此生无悔的志业


2021/10/10  星洲日报/花城

~作者:宋怡慧


职业可以只是谋生的工作,职业也可以是倾尽一生热情的志业。年轻总在梦想与现实中摆渡,企盼从教师的工作寻到彷佛若有光的指引,以热情、坚持、专业的船艀,划向以师为志业的彼岸,实现宁愿燃尽,也不愿锈坏的教学理想。


陶潜轩冕为官为五斗米折腰,无法一展抱负的工作,让他犹如笼中鸟而气脱委顿,短短的八十多日,就潇洒离开职场,转向酣觞赋诗的山林生活,没有物质生活的丰盈,却拥有心灵的天宽地阔,透过创作成为田园诗之祖。


印度河滨学校校长创立DFC机构,把学校当成梦想的展场,要学生展现探索、尝试的创意,落实知识带着走,让印度孩童有解决问题的能力。教育的苍穹因而知识的广袤而湛蓝,DFC创造的教育奇迹,已是印度学校追求化育人才的最高指标。职业或许是生命长河中偶尔激起的洁白浪花;志业却是向前奔流的波涛,永不停歇地翻腾气势万钧的姿态。


教学创意让教学保有课程的汨汨活水,流淌出课室美丽的涓流,犹如孔子把教学当志业,自能弦歌不辍、春风化雨;日本匠人把工作做到尽善尽美,追求职业真善美的极致,方成一代职人的美誉;歌者把唱歌当作与听者生命情感的交会,必然能让我们在歌声里,找寻到真心的感动,让听者在曲韵中被抚慰、被疗愈。教学若能加入与时俱进的热情,随着世态人情的流转而适时蹲低、转弯,反能照见为孩子为教、为孩子为学的师者身影,熠熠光彩。


教学偶尔会遇见雨后天青后的彩虹,历经闪电雷雨的阒暗晦涩,你愿意坚持等待的哲学,愿意焚膏继晷、夜以继夜地为困难找出路,你也正为自己的志业扉页画上一道美丽的彩虹蒋勲天地有大美的生活美学,把古典文学的精髓,挹注云门现代舞的魂魄,从《行草》到《红楼梦》,我们体现生活处处有美,工作的热情与创意更是志业美的挥洒;职业的行旅若是美善的出发,我们就不再摇摆在舍得、舍不得的摆渡,我们能以生命智慧持续在职业中加入梦想,在志学、据德、依仁、游艺的教学生涯,为孩子提一盏瓦灯,等待每一个迷途归返的孩子,以手温之暖,永不放手地启动他们对学习的热情,学习苍鹰搏击长空、展翅而飞的姿态,翱翔于天赋自由的蓝天。


窥见教学的热情是走向志业的发韧;莫忘初衷的专业是迈向志业的支柱;从教学的跌撞匍匐到坚持走下去的执着,更是通往教学志业的关键。所谓“师之所存,道之所存”的承诺,就是成为引领孩子的那道光,它或许微亮,却会陪伴孩子跃过幽谷,持续温灿孩子独走的迢途。


每次听见孩子展颜欢畅的笑声,即便日复一日地挥汗锄铼,就终仍以欢笑丰收的祝福,望着孩子往下一个旅程奔赴。是呀,能这样默默地看着你昂首阔步地走稳走远,师者已是我此生无悔的志业。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