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5 Jan 2022
赤道论坛
Laman Web Khusus Pendidikan Bahasa Cina Malaysia
马 来 西 亚 华 教 专 页
Malaysia Chinese Education Special Page
赤道论坛
马来西亚华教专页

文章管理

其他 (16)
华教动态 (11744)

博客归档

网页浏览总次数

华教视窗 - 【华教视窗】 ~ 1297

28/11/2021 04:36
星辰大海上的中文

2021/11/26  南洋商报/社论


中国空间站操作界面满满都是中文语言。


当中国的航天科技一再突破及奔向太空,更开启了华夏民族探索星辰大海的征途。


自此,中文也开始成为浩瀚太空上,另一个重要人类语言。


中国自行研发的空间站已开始投入营运,而美国等主导的国际空间站将按计划在2024年退役,届时中国将成为唯一拥有空间站的国家。


当年美国拦阻中国参与国际空间站计划,以免太空高端科技扩散,却料不到中国在受辱后以极短的时间攻克空间站技术,现在看回去,真的应了一句:当年你爱理不理,现在让你高攀不起!


美国主导的国际空间站是由世界6大太空机构及16个国家联手;而中国则以1对16的实力,追逐飞天梦。


空间站的建设,是为人类航向更遥远太空做好准备,华夏民族的飞天梦不会止于“天宫”空间站,朝向太空其他星球载人航天,是其挑战的目标。


当年,美国等在国际空间站设下“中国人不可进入”,现在“天宫”在天,算是一洗耻辱。


至今,除了美国,中国已和17个国家合作,以在空间站进行太空科学实验,而其空间站的操作系统采用中文。中文是继英俄文之后,另一个天上文字。


不在“天宫”合作名单内的全球航天大国美国,对中文的应用,很有意见。美国宇航局就认为,中国空间站上面的操作系统采用中文,是对美国在太空权威的挑衅。


对此,一些网民说,中国空间站不用中文,那用什么?


为了进入中国空间站,各参与国的宇航员已经在学着中文。德国宇航员马天,一名航天材料专家,他从2012年起开始努力学中文。“就如,要在俄罗斯‘联盟号’飞船上工作,各国宇航员都必须学习俄语一样,未来在中国的飞船或空间站工作,一切也都会使用中文。”


中文,不论在天或地,已越来越重要。虽在短期内无法超越英文,不过世界各国对中文的重视度已在大大改变。


不过,回望马来西亚华裔,报考数据却显示年轻一代开始“放弃”这古老难学的语言。


最明显的例子是,报考大马教育文凭(SPM)华文科的考生连年减少,从2018年的5万2000多人下跌到2020年4万8000多人。


这是华文教育警讯。这不啻反映年轻一辈不重视本身的母语;其二是完全没留意到正在“翻天覆地”走向世界前沿的华夏世界。


世界形势在变,难道华裔新一代却“无感”?

 


华小华中将爆发师资荒


2021/11/24  南洋商报/言论

~作者:方城


曾几何时,教育已经商业化,功利思维入侵,什么献身精神几已荡然无存。


在面对日益下滑的社会地位、与日剧增的工作量、还有身体健康渐差的危机下,未来教师短缺问题堪虞。


最近这几年,许多学校的教师都逐渐老龄化,更甚的是现在几乎每一年都有老师申请提早退休,尤其是华文老师。


年轻一代不当老师,年纪大的纷纷提早退休,未来不出十年,各华小华中必会出现严重师资荒!以前,有老师退休,退休老师万般不舍,泪水盈眶;现在老师退休欢欣愉快,尚未退休者则难掩羡慕之情。


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群教学年资不过十多年的教师也天天在倒数退休的日子。这对他的教学工作是极其不利的。


往高处压力大不值得


人们常说: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爬,但是,教育界现在的状况就是:往低处轻松自在、往高处压力大不值得。所以现今许多未到退休年龄的教师大都有“得过且过”的心态,加上他们经常目睹教育界好多教师疑因为不堪压力而患病的,甚至骤逝的,故大部分都意识到生命的脆弱及重要,于是就出现对教学工作热忱也不足的状况了。


教师“厌倦”的现象在不知觉中会影响孩子的思维,他们会对自己尚未启程的大好人生心生厌倦,进而衍生许多社会问题。


当然,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刻,我们应该明白因果循环的道理,今天我们无法爱自己的工作,就会让学生们不爱自己的选择。


如果今天家长继续干扰老师的教育过程,老师就无法有信心去引导孩子,放弃的念头就会萌生。当教师在校无法做好职责,在家无法顾好自己,提早退休就是唯一的选择了。


这样的退休潮,是我们乐见的吗?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2021/11/25  星洲日报/大柔佛

文:高城人


柔南区3位校长最近荣休,就是班兰华小校长林庆强、万孚华小校长庄桃花和居銮加亨华小校长张水娘。我谨此致以祝福。


校长退休,意味着他已经到了教育路的终站,回归家庭。


在教育界,不是每位教师都能升任校长的。教师人数众多、学校数目不多,因此大多数教师退休时还是教师,有少数退休时是副校长,而以校长身分退休的就更少了。


一般上,董家协和学校团队会以隆重的仪式送别荣休校长,即使在行管令期间,不能进行实体的欢送仪式,线上的仪式也是精心策划的,不失温馨。


我出席过的教育界同道的荣休仪式,总数超过40场。


每场都有其特色,大致上可分为:欢乐的,带着欢喜心挥别校园,没有流泪、欢乐地说再见;感伤的,聚散俩依依,致词时未语泪先流;无奈的,因为爱学校、爱工作,万般不舍却不得不退休;如释重负的,脱离了“压力海”和“苦海”。


但是,我知道也有校长选择低调离开校园,有位作家校长当年退休,


学校没有办仪式,他说“千山我独行,不必相送”。


无论是在哪个职位退休、以哪种形式退休,我觉得当初选择了作为教育工作者,都应该“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只可惜,不是每位教育工作者的教育路都是顺畅的,我看过教师教书数年后就辞职另谋高就,也看过有人因个人原因提早退休的。所谓人各有志,出处异趣,他们的决定,笔者不便评论。


但是,在漫漫三十多年的教育路上,能够不忘作为教育工作者的初心,是值得敬佩的,因为教育路本来就不都是平坦的康庄道,有崎岖的山路,也有荆刺满途的羊肠小道,必须具备坚定意志、坚强毅力,方能走到终站,风光下车(退休)。


因此,我们以同理心看待选择提早“下车”的教育界同道的同时;对那些能坚持到退休年龄的校长和教育界同道,是打从心里钦佩的,尤其是看到一些走在“荆刺满途”的同道,经历千辛万苦,仍然咬紧牙根,挨到终站才下车,我心里对他们的敬仰,油然而生。


 

种树与育人


2021/11/22   星洲日报/东海岸

~作者:李秀霞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要让小树成为木材需要很长的时间;而要培养一个人成才则要更多的时间和精力。


种树和育人都有异曲同工之妙,此生偏偏又与两者结下不解之缘,是巧合抑或命中注定。


前半身在杏坛作育英才,时光匆匆,30年光景一晃而过,以往的学生都步入社会各有所长。教书育人是良心工作,要教好一个学生的确不容易,除了传授知识,更重要的是关注学生身心灵的发展。


教育的目的不外是塑造学生健全的人格、向善的人性和高尚的人品。


每个学生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素质不同,家庭环境和背景也不一样。


身为人师务必因才施教、深耕细作,摒弃“千人一面”的教育模式,方能有最好的效果。退休后爱上种树,种树讲究阳光、土壤、雨露、肥料和树苗。


种树也像育人,不同的树对土壤的性质、水分的多少、阳光的强弱都有不一样的需求。摸清了树的底细,再加上适当肥料才能把树苗种活,进而茁壮成长到开花结果。


不管是人或树,都需要被关注和呵护,缺少爱心和细心,都无法栽培出好苗。


身为人师能替国家效劳,传承中华文化,与学生共同成长,丰盛了笔者的生命和人身的价值。能够在闲暇的时间植树不但添加了生活乐趣,也绿化了环境和净化了空气。


种树和育人同样有成就感,所带来的欢乐不言而喻。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