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5 Jan 2022
赤道论坛
Laman Web Khusus Pendidikan Bahasa Cina Malaysia
马 来 西 亚 华 教 专 页
Malaysia Chinese Education Special Page
赤道论坛
马来西亚华教专页

文章管理

其他 (16)
华教动态 (11744)

博客归档

网页浏览总次数

华教视窗 - 【华教视窗】 ~ 1307

03/01/2022 05:24
疫情带给独中教育的契机和危机

2022/01/02  星洲日报/言路

~作者:吴明槟校长


这两年全世界的教育事业都受到冠病大流行的严重影响,独中教育也在疫情下面临重重考验和挑战,独中如何跨越困境?成为我们当前办学最具挑战的课题。所谓危机即是转机,我们独中可借此契机突破困境继续发展!


能顺利从传统教学模式转型至线上教学、线上考试和线上处理行政事务,这说明我们已经成功把握住疫情带来的契机。一般线上学习成效能达实体课之八成已属非常成功,而如何再进一步提升最后的两成,就需要我们用洪荒之力突破之。在疫情下家长与校方的配合更至关重要,因为居家学习面临各种问题与挑战,唯有确保家长和校方保持良好双向合作与沟通,才能克服最后两成的挑战。


在后疫情时代恢复实体课后,学校仍可以线上和线下搭配的混成教学模式,以解决学校空间及教学安排或其他不足问题。虽然学习模式改变,但不要忘了教育目的仍没有改变,即培育学生带得走的知识及能力。


成人成才是华文独中教育育人的核心任务,在这个理念下办学,最关键是须确保品格教育有效推行。在疫情严重影响下,学生无法到校上课学习,师生缺少面对面互动,同学们之间的沟通、协调也只能以线上方式进行,而影响品格教育的成效,学生的人格发展和塑造更是自行发展了,这是我们需要特别探讨的课题。


独中面对另外一项危机是学校的经济来源大幅度减少,学校如何保持永续经营将是办学者必须关注和想方设法解决的问题。不论大规模扫街式筹款,或以校庆宴会模式进行筹款,这两年都面对无法开展的窘境。有些独中开始改以线上方式进行校庆庆祝和筹款运动,但一般上所筹获的款项数额差强人意。这是因为筹款活动环节中少了人与人互动的关系,不易带动捐款的士气。


任何人或家庭、任何团体、社团或学校,延伸至国家都可依正面、正向方向前进冲刺,都将会有良好的发展和成果。诚如管仲所言:“生于虑,成于务,失于傲。


”成于务,只要我们务实和用心办学,必可克服困难跨越困境,往将来美好的前景迈进。以品格教育为例,如果疫情影响还是无法面对面互动教学,未来可以加入虚拟实境科技,让老师和学生之间感受到亲临会面的感觉和体验,以达致接近实体面对面的互动效果,使老师在感化和点化学生达到实体成效。以此类推,每一项挑战和困难都要积极想方设法克服它,善用先进的科技和专业知识,再结合我们的用心,相信任何困难都可迎刃而解!往好的去做,独中未来的前景将继续光明。


 

在逆境中顽强拼搏的独中


2022/01/02  星洲日报/大柔佛

~作者:李群熙


我国的华文教育,自约200年前开创以来,走过的是一部荆棘满途,历经沦桑,却又是可歌可泣的血泪史。


独立前,被英殖民统治者百般刁难和欺凌、3年零8个月的日治时期,则几乎遭到灭顶之灾。独立后,在当局强调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种语文终极目标的教育政策下,更遭受到无情的摧残,面对生死存亡的威胁。


然而,在众多先贤不惜毁家兴学和无数先烈抛头颅洒热血,誓死捍卫母语教育的奋战下,华教反而在逆境中顽强生长,绽放异彩。独中便是一个典型的范例和一面鲜明的旗帜。


那么,你对独中知多少?


柔州的宽柔中学于1957年尾,顶住被迫改制的严酷压力,宣告成为我国第一所独立华文中学后,目前,姑且把关中算在内,迄今有60+3,共63间,学生总数逾8万人。


63间独中,东马的砂拉越14间,沙巴9间,除沙巴崇正独中外,都属中小型学校。但即使如此,砂沙两地的华社,仍然义无反顾地大力支持它们,一间也不能少。而且,两地州政府原则上都承认统考文凭,每年亦制度化的给予相当数额的拨款,前途依然光明。


西马独中,柔州8+2间,霹雳9间、梹城5间、吉打3间、森州2间、马六甲、吉兰丹和彭亨各一间,总数40间。


西马仅有40间独中,少得可怜,这都是因为上世纪60年代,许多华文中学被强制改制,以及过后,政府硬性规定,全国只能有60间独中的结果。民族教育发展何其艰辛,自费办学都受严格限制,犹高喊“大马一家”,情何以堪。


西马独中,发展并不均衡。霹雳虽有9间,可是每间人数不多,最多的是千余人,少则几百人,这些年,很多华裔纷纷南下新山和新加坡工作和生活,导致学生人数每况愈下。


雪隆位居首都中心地带,人口稠密,华裔多,经济也较好,故8间独中皆发展的不错。其中,中华和坤成学生人数超过5000人,最少学生的巴生光华亦有千多名。近两年,尽管冠病疫情严峻,新生人数还是年年爆满,每年有几千名学生挤不进,只好望独中校门兴叹!反观马来中学,一间开了又一间,全是政府出资兴建,有者学生不多仍照办,就是不许独中增办。


柔州最多独中。而谈柔州独中,自然要谈我的母校宽柔中学,它不但是全马第一间独中,而且是唯一有分校,且学生总数超过万名的学校。


其实,宽中也走过崎岖不平的道路,1969年时,学生仅有1100人,是发展最低潮的时期。幸亏,1973年全国掀起一场“独中复兴运动”,1975年开办统考,学生又迅速增加。到了本世纪,历经艰辛争取到被允许开办两间分校,始有今天的成就,这一切要归功于历届董事会和热爱民族教育者的爱护和不懈努力,同时,许多家庭亦以宽柔为荣,几代人皆是宽柔人。


肆虐的冠状病毒,对柔州独中影响甚大,家长面对经济困境,哪里还有余力送子女入读费用不少的独中,加上至达城分校“抢”去很多新生,因此,除中化外,其他各校新生都减少。


尽管这两年独中陷入窘境,不过,这并无阻热爱民族教育的人士对独中的爰护和鼎力支持。 现任永中董事长的马文清校友,去年捐赠价值不菲的逾18亩土地予永中,充作发展用途。称“永中是华社资产,永中须负起承载及传承母语及中华文化的重任”。


我们坚信,各方以华教为重,团结一致共同努力,独中这一脉香火和精神,将永世传承,生生不息。


 

应“加固”母语教育权利


2021/12/30  南洋商报/社论


长期以来,种族极端分子及政客一再挑战华淡小的“合法性”,并将之操弄成为分裂种族的课题。

很不幸,他们的叫嚣,有其市场。


华淡小存在已超过200年,却被标签为“破坏种族团结”,这类泼脏水的论调长期被炒作,谎话一说再说,势必三人成虎。


事实上,这批右翼分子非常清楚,在《联邦宪法》保护伞下赋予各族的母语教育权利,不过,因在诠释上可能存有灰色地带,而成为他们攻坚之器。


近期,3个马来右翼团体半岛马来学生联盟、大马回教育发展理事会及马来作家联盟最近入禀高庭挑战华淡小“违宪”,显示有关“斗争”已再跨进一步,甚至有人在后下指导棋,他们已企图通过法律行动,破解宪法诠释上可能存在的破绽。


高庭择定在12月29日(星期三)作出裁决,法官纳兹兰驳回3名人士要求法庭宣判华淡小违宪的申请,裁定华淡小使用华语和淡语作为教学媒介语没有违宪。


虽然右翼分子在这一回合遇挫,不过他们已决定上诉。这场法律大战将继续延烧,华淡小的危机还未解除。


华淡小的存在,有其历史因素及意义,右翼分子试图否定三大民族共同争取国家独立的历史,他们不只踩踏多元,还硬把“不利团结”的罪名安加在华淡小身上。


与此同时,极具争议的《拉萨报告书》虽承认3种源流学校并存,但其“最终目标”是以马来文为主的“一种语文、一种源流”教育政策,成为华淡小的“绞索”,甚至成为右翼分子的斗争“指南”。


华淡小在这场捍卫母语教育斗争中,已面对全新的“升级战”,这场法律战役若败北,后果严重。

捍卫华淡小长征之战,只要右翼分子一天不改变狭隘思想,斗争就要继续。


华印族应继续快速的通过“加固”行动,包括争取友族的支持与了解,以破解极端分子的攻势。

石在,火种就不会绝的!


 

华小地位受挑战未结束


2021/12/30  星洲日报/大柔佛

~作者:李俊贤


高庭日前裁定华小与淡小使用华语及淡米尔语作为教学媒介语,符合联邦宪法,即受联邦宪法第152(1)(a)及152(1)(b)条款的保障,为华教捎来好消息。


今年似乎发生太多不愉快的事,包括冠病疫情持续肆虐,甚至不断出现新变种毒殊,让人感到战战兢兢,以及近期受东北季候风的影响,导致国内多个州属及地区引发大水灾,对人民雪上加霜,祸不单行。


2021年已来到尾声,高庭的裁决让爱护华教人士看见一道曙光,在艰辛的一年里,终于感受到“苦中一点甜”,并感到欣慰。


其实,联邦宪法第152条《国家语言》(1)(a)已清楚阐明“不得禁止或组织任何人(在任何官方用途之外)使用、教导或学习其他语言”;同时,(1)(b)条文也说明,“这条款无任何规定可妨碍联邦政府或州政府(维护其他族群语言的使用及学习)的权利”。


尽管高庭已驳回3名来自不同组织人士挑战华小与淡小违宪的诉讼,惟起诉方却表态将提出上诉,也意味着这起案件并未完全了结。


这起案件的诉讼人是3个组织的代表,分别是莫哈末阿里菲(半岛马来学生联盟代表)、莫哈末扎依(大马伊斯兰教育发展理事会代表)及再纳阿比丁(马来作家联盟代表)等人。


他们早前寻求法庭宣判1996年教育法令第2、第17、第28条文,允许多源流学校使用本身母语为主要教学媒介语违反联邦宪法第152(1)条款。


在种族政治的领导下,有关宗教与种族的议题,只会不断燃烧,甚至越演越烈,而这项挑战多源流学校地位的举动,显然是在分裂大马人民的和谐。


因此,在捍卫华教的路上,大家还得加把劲,而保护多元的对战上,华小则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

 


让校园霸凌归零


2021/12/29  星洲日报/东海岸

~作者:李秀霞


校园霸凌事件时有所闻,迩来教育部通过2010年的通令,发布防范及解决校园霸凌指南及校园霸凌管理手册,指示校长监督及主动解决霸凌事件。


霸凌是指人与人之间权利不平等的欺凌与压迫,它包括肢体或语言的攻击、人际互动中的抗拒与排挤;也有可能是类似性骚扰般的话题造成身体或精神上的创伤。


霸凌对受害者的身心灵影响深远,脑海会不由自主地浮现创伤发生时的情景,注意力无法集中,持续处于惊觉状态,故而产生焦虑和压郁的情绪。除此之外,夜晚还会做噩梦,久而久之,失去学习的兴趣。


严重者甚至会因内心痛苦和烦恼而做出自残的行为。 遭霸凌的学生首先可以向学校的辅导老师或校长投报或咨询协助,辅导老师的职责是帮助有困难的学生共同解决问题。


要是问题没有得到处理,家长可以投报当地的警察联络官。 教育部如今意识到校园霸凌的事态严重,提供管道让学生或家长直接向教育部举报,这是明智之举。


试问多少校园霸凌个案,校方为了面子,将之扫在地毯下,永无见天之日! 要遏止校园霸凌事件的发生,学校的三大机构,董事会、家教协会和校友会,校长和副校长、老师、家长和所有的学生都应该互相配合。


发现学生有任何霸凌的倾向或举动,务必多加留意,尽早防范。校园是学习的地方,咱们有义务替孩子们打造一个健康的环境,让他们相亲相爱,快乐学习,共同成长!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