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6 May 2022
赤道论坛
Laman Web Khusus Pendidikan Bahasa Cina Malaysia
马 来 西 亚 华 教 专 页
Malaysia Chinese Education Special Page
赤道论坛
马来西亚华教专页

文章管理

其他 (16)
华教动态 (12096)

博客归档

网页浏览总次数

华教动态 - 独中教师贯彻自然教育 学生“丢”野外学习成长

14/05/2022 05:42
独中教师贯彻自然教育 学生“丢”野外学习成长

2022/05/11  星洲日报/暖势力

报道:刘振仪


陈国豪(左)喜欢把学生带到野外体验大自然。

学生们多久没走到户外,进行手脚并用的灵活性活动了?

大汉山之行遇上美景,陈国豪(右)与学生和队员自拍留念。

这一趟大汉山之行,学生必须攀山涉水,才能抵达终点。

学生必须背着十多公斤重的背包,完成大汉山的远征。

2022年3月的大汉山之行,陈国豪(左)带上3名学生一起登山。

每年一度的拓展营,每届获得40至50名学生参与。

拓展营的其中一个游戏,是让学生以分数换取食物。


(槟城9日讯)生活在水泥森林,现代人生活的大部分时间都在紧盯电子产品屏幕,与自然环境的距离也越来越远。


特别是现代学生,放学后除了补习和做功课,生活大小事离不开上网刷社媒、手机讯息聊天、打机、追剧等等。


拥有16年教学经验的槟城菩提独中教师陈国豪就说:“每个人都说现在的孩子有问题,到底是什么因素造成的?我觉得,孩子的问题不是单一因素造成的,问题是综合性的,但主要因素来自大环境。”


他有感现代学生从上学到回家,都活在受控制的环境里,加上长期接触电子产品,鲜少离开受控环境走入野外,与自然环境严重脱节,导致“大自然缺失症”。


大自然缺失症指的是一种现象,即人类因疏远自然而产生的各种表现,如过胖、感觉迟钝、注意力不集中、躁郁倾向等的生理和心理疾病。


筹办野外拓展营 带学生登大汉山


陈国豪决定逐步贯彻自然教育方式,筹办野外拓展营,也带学生攀登大汉山,让学生离开受控的环境投身大自然,随着大自然的节奏,从中体验、实践和学习。


他明白,孩子的问题不是通过一两项野外活动就得以解决,但他相信,这些活动正一点一滴地协助塑造学生的行为。


登山前须负重训练3个月


陈国豪也是纬度探险俱乐部(V2 Kembara)副主席。大约13年前开始,此俱乐部策划每年一次的大汉山登山行时,陈国豪都把几个名额留给学生。


这些参与的学生都是14至17岁的少年,正式爬大汉山前,他们必须进行负重训练约3个月,每个周末背上10多公斤重的背包,参与5至6小时的远足。其中一次必须是挑灯夜行,体验夜里的野外环境。


这一层训练后,陈国豪将从中挑选出达标的3、4名学生,参与大汉山远征之行。


背包18至20公斤走100公里路


展开大汉山登山行时,学生将随着不同种族与年龄人士组成的登山队(约20人),在7至8天内完成全程约100公里的路程。


学生的登山背包重量胥视学生身形与情况而定,一般18到20公斤,个人所需的衣服、水、雨衣、登山杖和食物等,都要靠学生自己收拾、打理和背着上路。


平日娇生惯养的学生,这几天进入自己不熟悉的原始森林,每天8至10小时都在背沉重的背包攀山涉水,有时甚至要走上12小时才到营地。即便带着手机也只能用来拍照,因为没有通讯网络,必须断绝与外界的联系。

 

须克服天气地形挑战


日晒雨淋、严峻的地形和高山的寒冷,这些都是学生要面对的挑战。


但跨开脚步后就没有退路,他们必须逐一克服挑战和解决危机。比如今年3月的大汉山登山行,领队跌倒导致脚部骨折,靠卫星电话联络外界,最终被直升机营救离开,其他人依然要咬紧牙关一步一步走到终点。


学生变得更坚强有信心


陈国豪就说,一趟大汉山之行,也是体力、耐力和精神的考验。当然,也有学生不能习惯,走到哭出来,但大伙儿鼓励一句:“休息一下再继续吧”后,路还是要走下去。


他观察到,这一趟登山行也悄悄地改变了学生,学生变得更坚强、有信心和自律。有人开始对野外环境产生兴趣,会自发进行户外活动,周末相约爬山,也有者对体育产生更大的兴趣。


陈国豪的其中一名学生成长后成了他的同事,在菩提独中当体育老师,也带学生走向户外。


他说:“这一些微妙的改变,都会在学生未来的日子,比如工作和升学时体现出来。”


野外拓展营当高中生成年礼


陈国豪参考其他独中的做法,2016年起为菩提独中的高中生(16岁)举办3天2夜的野外拓展营,以示经过“成年礼”。


他说,一般生活营都在学校或受控的环境里举行,食物也通过外勤公司送来,学生日间参与活动晚间回家,隔日再来营地,但他不希望是这样的形式。


他选择在槟城国家公园办拓展营,把学生短暂地“丢到”野外,远离电子产品。


学生须自己煮三餐


他说,每届拓展营获得约40至50名学生参与,除了第一天首餐食物已准备好,接下来的三餐都要靠学生亲手烹煮。


“学生自己带来的食物都被没收,他们只能用老师准备好的食材烹煮食物,就算是他们不喜欢的苦瓜或茄子,也没得选。”


他们也设计出玩游戏累计分数的方式,由各学生小组决定以分数竞投什么食材,提高学生的相互合作与管理能力。


陈国豪观察到,参加过拓展营的学生都比较有信心,更重要的是,那3天2夜的“折磨”,日后变成开心的集体回忆。


父母信任教师是关键


现代父母对孩子呵护备至,要孩子随教师走到野外,父母可会放心?


关键在于,父母对这位教师是否信任。


陈国豪就说,独中的环境下,父母与教师关系密切。特别是他曾是班导,许多家长知道他拥有登山经验和背景,也信任他,放心把孩子交托给他。


所以,近年来举办拓展营或爬大汉山时,许多父母都不反对,让孩子参与。


做足安全措施保障学生


尽管如此,基于野外环境难测,陈国豪每次带学生登山时都做足安全措施,保障自己和学生。

他分享说,许多人登山时不把蜜蜂和土蜂当一回事,但其实,若被叮咬,可导致过敏,尤其是土蜂毒性较强。


因此,除了携带所需的配备,他带学生登山时必定带上急救箱和各类药物,包括抗敏药、止痛药、消炎药、止泻药、抗生素、风油等,以备不时之需。


(星洲日报)

返回首页